美國會「香港法案」就是個鬧劇,他們想衝擊中國對港主權是痴心妄想

新聞     Xiaoye     檢舉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外委會星期三分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要最終成為美國法律還需經過兩院全院通過,並且得到總統的簽字。目前美國國會幹涉香港事務的氣焰很囂張。

大家知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主要內容是制裁所謂破壞香港民主和高度自治的人士,以及把美國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內地關稅待遇的自動延續變為一年一審。

同一天,美國參院外委會還通過了要求政府幫助台灣鞏固外交地位的「台北法案」。

參眾兩院外委會的上述行動充分清晰展示了美國國會中一些力量的狹隘和狂妄自大,他們熱衷於反華,但對自己所推動的立法真正的道義性質和實際作用都稀里糊塗。

這是對作為中國內政的香港事務的赤裸裸干涉。什麼叫香港的高度自治,那是由基本法載明的,對基本法唯一擁有解釋權的機構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美國一些議員試圖奪取對香港高度自治的解釋權,助香港社會中的親美勢力擴大影響,把北京對香港的管治權置換成華盛頓對香港的操縱力。

必須指出,那些議員高估了美國能夠對香港社會施加的影響。香港是中國治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中國對香港的主權不是空的,這一主權的憲法意義和中國強大實力對這一意義所提供的保障都是不可逾越的。美國根本沒有挑戰中國對香港主權的真實決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說到底只是個鬧劇。

香港一方面要保持高度自治,一方面這種自治必須處在一國的範疇之內,香港不能變成美國政治上為所欲為的地方,香港絕大多數市民對此也都有清醒的認識。美國國會如果想在干預香港事務的問題上走極端,動真格的,香港社會決不會跟著他們跑,美國極端議員們最終的失敗是註定了的。

「台北法案」更多讓人聽到了美國一些議員面對「台獨」勢力江河日下的哀嚎。美國早已同台灣斷交,它的盟友也都同台灣斷交,但華盛頓卻要無理阻止那些急需融入全球化的小國家通過棄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大趨勢對著干,怎能不失敗?一些議員要逼美國干孤立無援的事情,如果華盛頓在他們的帶動下做這個秀,只能說那是美國的悲哀了。